主页

fengzhidongman

  fengzhidongman“铃铛儿……”看到令牌五人都有些吃惊,怕是假的,白衣女子闭着眼释放了自己的气息,感受着这面小小的令牌。这面令牌看着像是透明的,但里面却封印着一道雷电,雷电中有两个火焰的字;纳兰。

  如果只是看破,那也拿血貂没辙的。但无痕还有一个称号,那就是卧龙冢虎。卧龙冢,那是有着三代卧龙先生所布置的秘境。在加上水镜先生的五行术和奇门遁甲的熏陶。无痕虽然只是学到了皮毛,但把攻击和阵法相融合的打法绝对是可以压着血貂打。被慧莹公主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之后,沙达只能改口了。沙达配合着无痕向灰衣人进攻,沙达的实力虽然是最弱的,可是凭借着凶灵王鬼影的速度与死灵之怨负面效果,自保还是没问题的。

  在交手过程中,沙达发现血貂对自己投鼠忌器,不敢下狠手,大概是为了活捉自己。魔虎是要分心保护自己,也没能一展全力。沙达成为两人的护符与负累。沙达也想过去帮夜无边,但暴龙的烈焰对自己的黑暗属性克制太大。并且魂将高阶暴龙的攻击力太过犀利。沙达上去只能送人头。四人都是尸山血海中趟过来的,对战斗的经验无比的丰富,只有沙达对魂铠的战斗经验还没有多少。场面一时间成了一个平衡之势。“圣女殿下,叫我沙达就好,我们是朋友了不用这么客气的。”

  “嘿嘿……”铃铛儿笑了几声后说道:“沙达这个名字真怪,看到你的样子之后我觉得叫傻大个更合适。”凶灵王与魔虎战速度奇快的血貂是不温不火,两方都想找到彼此的弱点,试探多过于硬拼。狼王和暴龙却相反,两人都是狠角色,每一击都似乎出尽全力。动静大得很,可能两人都怕夜长梦多,都想速战速决。在硬拼中,魂力弱的夜无边当然更吃亏。久而久之,夜无边就后力不足了。“怒火无边。”VS“夜月天涯。”两人又是硬拼了一记技能。结果是暴龙被震退了几步,狼王嘴角渗血飞退到了无痕身边。

  无痕与灰衣人怕被搅局也硬拼了一记,在加上沙达的一记重盾,暂时把灰衣人逼退了。沙达看着铃铛儿甜甜的笑容,立即抢着说:“名字是没有文化的老爸起的,圣女还是叫我傻大个把,这才显得亲近。”五人在次分为两边相对而立,大家看似平手,但谁都知道,胜利的天平始终向着暴龙与血貂。

  “那好,从今往后,我就叫你傻大个了,傻大个!”黑衣人“呵呵”的笑了几声:“大师,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。还是老老实实和我们走吧,就凭两个群英社的近身影密卫,你是逃不出我们的手掌的。还有你们两个,趁我们还没改变主意,赶紧逃吧,你们做佣兵的为几个钱不值得把命搭上。”

  夜无边拭去嘴角的鲜血慢慢的挺直了腰说:“你知道群英社的近身影密卫代表的含义吗?这个称号不单单是一个职位与职能。更包含着一个承诺,那就是不离不弃,生死相依,共同进退的誓言!”“唉……”

  “切”黑衣人轻蔑的嘲笑了一声。“那你也不要总叫我圣女了,叫我铃铛儿就好。”夜无边看着天上的明月,然后对着无痕点了下头。无痕见到后也点了下头。两位袍泽从彼此的眼神中就知道了对方的打算。夜无边大喊一声:“影密卫,无所畏惧,战!”“啊唔~~~~。”一声悠长而响亮的狼嚎后,夜无边的黑袍被震成粉末,夜无边的肌肉暴涨了几分,狼王的煞气更是变得无比的狰狞。

  沙达在夜无边做自己护卫时就向诸葛先生打探过了他的消息,毕竟这是和自己性命攸关的事。诸葛先生却叫沙达放宽心,虽然夜无边才是魂将初阶,但是他的兽魂是稀有的变异兽魂:暗夜狼王。当遇到危险时可以狂化,如果是月圆之夜,那提升后的实力甚至可以达到准魂帅的地步。沙达三人在次冲向了暴龙与血貂。还是刚才的对手,暴龙VS狼王。凶灵王和魔虎VS血貂。灰衣人微微吃惊的说:“三眼魔虎,难怪觉察到我们的行踪,不过跟不跟我们走这可由不得你们了。”黑衣人与灰衣人武装好了自己的魂铠就冲上来要抓沙达。

  沙达偷偷的瞄了慧莹公主一眼,只见她痛苦得用手遮住了眼睛。可暴龙与狼王刚一交手,狼王就利用后坐力飞退,沙达在交手的瞬间换上了吞天与红莲天舞。突进和血貂对上,虽然难憾血貂分毫,而沙达自己爆退。“一刀绝空”这一刀劈向的是暴龙。而狼王对着血貂就是一记“月之光芒”。

  魔虎突然仓促的使出了自己绝技“音之咆哮”强大的声波使血貂眩晕不到一秒。但这足以使一道皎洁的月光轻轻的抚过血貂的身体。灰衣人落地,稳稳的站在地上,只是他就那么静静的站着。“哈哈……”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。黑衣人说:“大师真是幽默,我俩专程来邀请大师去我的主人那做客的,希望大师赏个脸吧。”“我要杀光你们!”暴龙咆哮道。见到灰衣人的魂铠变成了金沙,飘散在空中,黑衣人就知道同伴已将死亡了。魂铠有个特性,那就是当主人死亡时,魂铠就会还原为最基本的能量,所以当你看见魂者的魂铠变成金沙弥漫时,那就是说这个魂者已经死得很彻底了,彻底没得救了。

  沙达冷冷的说:“我说过了,我还有事,这次就不奉陪了。”愤怒的暴龙毫无理智的对着沙达出尽全力。魂将高阶对魂士中阶,谁都以为沙达会遭毒手,甚至连无痕与夜无边都后悔让沙达牵制暴龙。因为刚才无论暴龙还是血貂都是处处对沙达留手的。在他们的眼中,看到的是一只凶残的暴龙正在恶狠狠的袭击一头奇异的猪。

  可惜在场的人都错了,这头猪可不是一般的猪,这头猪有着一个逆天的绝技:吞噬。黑衣人释放了自己兽魂煞气,只见一只烈焰暴龙的气息扫过了全场,那凝练的绿色的光芒证明着来者的实力:魂将高阶。灰衣人也放出了自己的魂将中阶的兽魂:暗黑血貂。见到暴龙发出威猛凌厉的技能,沙达只有拼一把了。把凶灵王换成怪异的吞天,吞天盾使出吞噬。吞噬虽然可以吸收对方的魂力,可实力的差距依然是不可逾越的鸿沟。沙达吐血狂退,犹如断线的风筝般飞出了好远,但庆幸的是他还没死。就这毫厘之间,足以使两大影密卫对暴龙展开最强的一击。“虎牢关”无痕的煞气融入奇门遁甲术中,形成一个诡异的囚笼把暴龙困住。“月影传说”夜无边的两道黑色的刀芒冲入囚笼。生死攸关之际暴龙只能爆发出最强的魂力进行防御。“嘭”一声巨响,囚笼破,暴龙重伤飞到了半空中,一道黑影,急速的幻化到他身边。暴龙还没反应过来,两把牙刃就到了他的脖子后方,“嗤”一声特殊的声响过后,一颗人头飞向更高的空中。“碰”暴龙的无头尸体掉到了地上,“哆哆……”暴龙的人头也终于着地。“呼”无痕终于松了口气。夜无边也趴在地上,急促的喘息着,“咳咳”沙达坐到地上咳着血。但见危机已过,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
  无痕跑到沙达身边查看了沙达的伤势,见他没什么大碍,就是气血有些不顺罢了。给了他几颗药丸后,就跑到夜无边身边查看伤势。夜无边强行使用禁技,虽然可以爆发出强劲的实力,可后续就麻烦了。首先是身体到处溢血,气息混乱,魂力极具减弱。不过好在一时半会没生命危险。但如不能及时救治,这辈子就算废了。黑衣人说:“大师看清楚我们俩的实力了吗?看清了就和我们走吧。”

  沙达吃了无痕给的药后,感觉好多了,看看远处的夜无边似乎伤得很重。于是沙达也急忙赶过去看看。只见夜无边瘫软的坐到地上,不时的咳着血。无痕冷着一张脸在他身边释放了一个水疗的阵法,延缓他的伤势。看到夜无边这幅凄惨的状况,沙达问无痕:“他这是什么情况。”无痕摇了摇头说:“很糟糕,他的魂力透支过度,对身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,给他吃得药也不太管用,只能用温和的水系治疗,帮他延缓伤势的恶化罢了。但结果可能是他再也不能成为魂者了。”无痕也放出了自己的兽魂:魂将中阶的三眼魔虎。“我拒绝!”

  沙达焦急的问:“怎么会那么严重,难道就没有办法吗?”无痕道:“这是月圆之夜,他可以爆发出最强的战力,可惜就是太强了,难以驾驭,被魂力反噬了。他的状况是身体太虚弱,甚至连强烈点的药都吃不了,魂核需要补充大量的魂力,但他的身体又不能吸收魂力,‘唉~’难办啊。”

  夜无边好歹是舍命救了自己,自己却无能无力,气急攻心的沙达咬牙切齿眼泪都流出来了。沙达耸了耸肩说:“路还得自己走的好。”见到沙达焦急的样子,夜无边拍了拍他说:“小兄弟,不要着急了,至少我们都活着。这就是我们影密卫的宿命,想当初,无痕大哥在玄镜湖时不也一样吗,才五个人就敢对抗整个一个魔族小队。从群英社建立以来,每一部都出过叛徒与逃兵,唯独我们影密卫次次都是舍生取义,这就是我们影密卫用生命铸就的荣耀,也是为什么我们影密卫被称为最强护卫的原因。咳咳咳……”沙达听后默默地留下了眼泪。看着夜无边痛苦的表情,沙达突然想到了二哈,上次二哈也是这么痛苦的,虽然两者情况不一样,可是阴阳八部诀的功法如此神奇,不如试试?把手抵在夜无边身后,沙达把自己的元力输入了夜无边体内。

  一听是魔皇宗,无痕就知道麻烦了,原本告诉她们自己是群英社的就可以全身而退了,但今夜是秘密任务,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自己一行是群英社的,这可怎么办啊?无痕把情况小声的对沙达说了。见到沙达给夜无边传送魂力,无痕吓了一大跳;难道他不知道这是禁忌吗?如能传送能量,自己早就做了,还等到现在吗?无痕刚想出手阻止,但是看见夜无边的气息开始稳定,魂核也没在吸收生命力,无痕心中天雷滚滚,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,心里就一个念头:这家伙什么来头啊,这也太神奇了吧。灰衣人微微吃惊的说:“三眼魔虎,难怪觉察到我们的行踪,不过跟不跟我们走这可由不得你们了。”黑衣人与灰衣人武装好了自己的魂铠就冲上来要抓沙达。

  沙达与无痕也武装好自己的魂铠和他俩战在了一起。沙达怕暴露身份,拿出了自己的黑珞与细雪之舞。魂将中阶和高阶VS魂将中阶与魂士中阶,用脚想都知道结果,但沙达之所以敢出手,是因为沙达手中还有着一张牌。过了片刻,沙达元力用尽只能停了下来。好在夜无边的伤势稳定了。夜无边握了握拳头,感觉好些了对沙达说:“谢谢小兄弟了,没有你的救治,我可能都要成为废人了,等我养好伤,实力就会恢复了,你的医术真是神奇啊。”沙达挠了挠脑袋说:“客气了,要不是为了保护我,你也不可能受这么重的伤,呵呵。”听完沙达的话,夜无边笑着点了点头。和沙达兴高采烈的心情不同,无痕与夜无边反而是皱着眉头。见到沙达疑惑,无痕就说“这里也没有两人的身份信息,一般人都会在空间戒指中有一些表明自己身份的东西,现在什么都没有,只能说明这两人身份不一般啊。”

  未免夜长梦多,无痕把他两的尸首都烧掉,来个毁尸灭迹。刚收拾妥当无痕突然看着远处武装好了自己的魂铠。沙达顺着无痕看的方向望去,只见有五个人凌空漂浮着。一道黑影闪过,接下了黑衣人的攻击,阴冷而狂暴的狼王煞气席卷而过。来者:近身影密卫夜无边。

  夜无边虽然只有魂将初阶的实力,但速度那是相当的快速,比魂将高阶的黑衣人要快上一筹。暴龙的火焰剑与狼王的双牙刃碰在一起,爆发出雷鸣般的声响。火焰剑气与光系刀气相互交织着。看情形两人只能相持着。沙达也武装好了自己的魂铠,依然是释放凶灵王的煞气。

  见夜无边没有事了,无痕就检查起两个绑匪了。但是看他们的衣物,没什么线索。沙达眼疾手快,拿了两人的空间戒指检查了起来。问君能有几多愁,就怕穷鬼送人头。看到里面的各种天材地宝,加上一个小山般的各种金币与晶币,沙达心里只叹还是杀人放火来钱快啊。多谢两个财神爷了。另一边的沙达和无痕一起战灰衣人。无痕与灰衣人虽然都是魂将中阶,但灰衣人是以速度见长的血貂,速度上要比无痕的要快许多,在加上各种幻影,黑暗属性的攻击,原本应该可以压着无痕打的。可惜他正好碰上了三眼魔虎,号称可以看破幻术的兽魂。五人缓缓飘近,为首的是一位蒙着面纱的美女,身边的四人看着像是随从。

  带着面纱的白衣女子冷冷的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,深更半夜的竟然在此杀人灭迹。看你们都蒙着一张脸,肯定不是什么好人,哼~”无痕站出来一步说:“我们是什么人无需告诉你,大家彼此无冤无仇,就此别过可好?”

  fengzhidongman一个青衣女仆掏出一根短魔杖对着无痕说“大胆狂徒,竟敢和我们魔皇宗这么说话,我看你们活得不耐烦了!”沙达想了想,掏出了一面小令牌。举着令牌对着五人说:“不知道你们认识这面令牌吗?”这面令牌是上次沙达送给纳兰小姐魂铠后,纳兰小姐除了给晶币外,多给的一面令牌,拿着这面令牌就可以让纳兰小姐帮忙做一件事。但纳兰小姐也有言在先,那就是敢让她做坏事,她就把沙达先灭了。

相关阅读